茄子一个软件

亚德里开车来到莎仕酒楼,停下车走进大厅,当他看到打扮庄重优雅的徐晓珍已经到了,不仅快走几步歉意的说道:“徐小姐,实在抱歉,我来晚了,叫您久等很不好意思。”

“亚德里先生客气,我也是刚到,只是今天杜营长有军中事物要办,可能会来晚一些。”

“啊?好、好好,只要能来就好。”亚德里听说杜宗碧可能来晚一些,这个没干过特工的老外感到一丝遗憾,表露出有些失望,但很快就调整过来。

两人坐在一个较为安静的角落餐桌前,侍应生殷勤的走到跟前礼貌的问道:“请问小姐、先生,有什么我可以为二位服务的吗?”

“请先上两杯拿铁咖啡,一杯加糖加奶,一杯加奶不用加糖,另外给上些点心以及其他小吃。”亚德里知道徐晓珍不喜欢加糖,所以看着侍应生点了两杯不一样的咖啡。

两人边说话边喝咖啡吃点心,侍应生看两人一直没有点餐,不仅再次走过来问道:“请问小姐、先生是否可以点餐?要是再等半小时,恐怕客人多了上的慢。”

“不着急,我们还有客人没到,请你先招呼其他客人好吗?谢谢。”徐晓珍说话温软的看着侍应生,有些抱歉的说道。

此时乘车带着化妆的韩妮娜来到莎仕酒楼的雷云峰,将车停在不远处,然后跳下车绅士的走的副驾驶位,开车将韩小姐接下来,两人装作即悠闲又甜蜜的站在车前说话。

两人依偎在一起靠的很近,很像是一对恋人在约会,但谁都不会想到,这两个人的身份在陪都军统中有多显赫,韩妮娜是密码专家,雷云峰则是军统谍战战线上的奇才。

此时的两人看似亲热的难以分离,但锐利的眼神就像扫描仪,快速扫视着莎仕酒楼附近来往人等的动态,以及附近墙角旮旯是否有潜伏的日伪特务。

韩妮娜在灯光映照下,更加显得妩媚漂亮,此时靠近雷云峰低声说道:“老大,在莎仕酒楼北门那个卖香烟、对面摆馄饨摊,以及大门南面那个搽皮鞋的这三个人非常可疑。”

“我看到了,咱们到酒楼后门再看看。”雷云峰在韩妮娜挽着胳膊的相拥下,漫步走到酒楼后门,当发现两个可疑人在附近溜达,雷云峰马上将身子顶住韩妮娜靠在墙上。

清新夏天海边的一抹风景

两个溜达的可疑人看到一对年轻男女,竟然不顾过往行人如此亲热,不仅嫉妒雷云峰吃醋的暗骂。

雷云峰和韩妮娜故作亲热了一会儿,看两个可疑人走开,两人迅即从后门钻进酒楼。

十分钟后,一位漂亮的女侍应小姐端着茶盘,走到亚德里和徐晓珍这张餐桌前,态度和蔼的问道:“请问小姐、先生,可以点菜了吗?”

亚德里正与徐小姐说的欢快,突然听到熟悉的说话问候声,不禁惊异的抬头看是一位漂亮的侍应小姐站在跟前,这一看差点失态的坐不稳,不仅端起咖啡掩饰道:

“不忙,客人还没到,请您先招呼其他客人,如果我们需要会主动找您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这位先生也不必客气,我们的服务宗旨就是达到每一位来就餐的客人高兴而来满意而去,咱们一会儿再见。”

漂亮的侍应小姐看着徐晓珍赞美道:“这位小姐真漂亮,先生真是好福气,希望二位……。”

“侍应小姐,请不要误会,我和徐小姐只是要好的朋友,你如此说会叫我的朋友很难堪,希望你以后要注意说话分寸,没事你先忙吧。”

亚德里看向侍应小姐的表情,是不满但从眼神可以看出内心非常高兴。

徐晓珍等侍应小姐离去,看着亚德里问道:“亚德里先生,您认识这位新来的侍应小姐吗?我看您看到她有些吃惊,给我的感觉好像你们应该认识。”

“不、不不,我听这位漂亮的侍应小姐说话声音非常悦耳,人又长得漂亮,是被她的俊俏容颜所震撼,所以一时失态,还请徐小姐不要见笑,实际我是一位很……。”

“呵呵呵,不要如此解说,在国外对你们这种大胆追求漂亮小姐的做法,我已经司空见惯,回国后半年多您再次在我面前出现这种情景,我一时还真难以保持正常。”

徐晓珍虽然没有对亚德里见到这位漂亮侍应小姐,所表现出来的震惊加以揭破,主要是对亚德里的好感挥之不去。

亚德里与徐晓珍很谈得来,从国外谈到国内,从高尔基的《海燕》谈到鲁迅的《呐喊》,其中各自又非常随意的说些积极向上的话题。

尤其是对目前日军占领支那,两人探讨的比较多。

“徐小姐,您对日军在你们国家所采取的兽行,有什么自己的看法?”

“亚德里先生,我虽然是个弱女子,但是商女都知亡国恨,我岂能对这群强盗的恶行无动于衷?再说我的家人在日军轰炸机投下的炸弹轰炸中,惨死在战火中,此时家破人亡的我恨不得……。”

“徐小姐,我非常理解您的悲惨遭遇,如果、我是说如果您身边的人秘密投靠日军,替日军传递情报残杀国人,您会如何面对?”

“亚德里先生,不知您突然这么问我是什么意思,难道我身边真有这种汉奸卖国的罪人?如果我能看清他的真面目,哪怕豁出性命也要举报他,决不能眼看着他做出伤天害理的罪恶之事。”

“哈哈哈,徐小姐还真是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强人,但愿您的身边都是好人,如果您最亲近的人真是汉奸,希望您能大义灭亲,不然您就是千古罪人。”

徐晓珍听亚德里今天所说的话怪兮兮,不仅瞪着警惕的眼神看着亚德里问道:“亚德里先生,您是不是已经知道什么消息?如果您真知道就告诉我。”

“阿珍,你跟亚德里先生说的还挺热闹,不知你刚才所求亚德里先生‘如果您知道就告诉我’指的是什么,可以说给我听听吗?”

随着说话声,一名少校军官站在桌前,面带粗狂的笑意看着亚德里和徐晓珍,最后定住眼神盯着徐晓珍问道。

徐晓珍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,不仅站起来不满的看着少校军官埋怨道:“杜大哥,你吓死我了,你知道我和亚德里先生在这等你多时有多着急吗?我还以为你不来了。”

“不要埋怨,告诉我刚才你们最后谈论的话题。”杜宗碧粗狂的脸上露出令人心惧的笑容,看着徐晓珍竟然第一次不依不饶的再次问道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