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看宝盒app官方

拼死一战,付出惨痛的代价,终于见到了曙光。

这一战算是胜利了。

森林内部一片狼藉,特别是中央部分,一个个巨坑出现,血迹遍地,血腥味弥漫在整片森林中。

胜利了,却没有胜利的喜悦,付出太多的生命换来的胜利。

多少凶兽残肢才地上,冷冰冰的。

此次伤亡众多,互帮互助进行疗伤,终究还是有少部分凶兽无法抢救。

距离胜利之战已经过去一周,一切算是稳定下来。

“师父,又死一只了。”

苟起昂有些心疼的说道。

那都是铁骨铮铮的勇士,在那一战中受重伤,终于还是没能抢救过来。

“交给我们安葬吧!”驺驺的妈妈走过来,叹了一口气,经过七天的时间,她的气色已经恢复的不错了。

她是兽族的领袖,安抚悲伤的兽族们。

清纯气质邻家美女双眸含情脉脉诱人特写图片

这些天,华夏武者帮忙安抚凶兽们。

其实他们大部分人在这里没什么用处,帮不上什么忙。

北斗宗的医生倒是可以帮忙,不过凶兽们也有自己的一套治疗方式。

“徐宗主,此地我们也打不算留下来了,我们帮不上忙。”胡向晖走过来,小声说道。

“们想要的都已经拿到了?”徐振东看着他,问道。

“这地方都是宝贝,一些秘果和秘树也拿了一些,这已经是最大的好处了,我预感修为要提升,已经触摸到了地仙中期的门槛,我想回去闭关。”

胡向晖说着。

战争结束后,凶兽们让他们随意采取森林中,他们觉得对自己有用的东西。

华夏武者可以说摘取了无数秘果,不少人在这段时间实力暴涨,又有人挖了几棵秘树,移植回家栽培,日后修炼,可事半功倍。

这大森林对于凶兽们来说,秘果就相当于平时的水果使用,没多大用处了,从小吃着这些东西长大的。

况且摘取了,还可以在结果的。

徐振东也拿了一些秘果,挖了几棵树,摘采了不少稀有的中药材。

“再等几天吧,我这边还有点事和他们谈。”徐振东看了一下四周,轻轻的叹了口气。

“仙域……昆仑墟界之事?”胡向晖小声问道。

“嗯!他们是从那个年代存活下来的,肯定知道很多事情,说不定知道通道所在。”徐振东点了点头。

这些天,他一直没问,主要是大家都处在悲伤中,不好开口。

但这么好的机会在这里,不能浪费。

“好,我们等!”胡向晖说着,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:“尽快,国外武者已经出去很多天,我担心咱们华夏那边的情况。”

“好的!”

胡向晖算是代表大家前来问话的。

徐振东继续帮助凶兽疗伤,收拾残局。

两天时间过去了。

这天,夜晚,皓月当空,战争摧毁了古树,大量的月光照射进来,温柔的轻抚大地。

徐振东来到凶兽首领的地方,身后跟着雷泽等地仙。

驺驺妈妈等凶兽也注意到了他们,纷纷看过去。

“们有事?”

“在这里打扰了这么长时间,我们打算离开了。”徐振东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“离开?这么着急吗?这里很适合修炼,们的人在这里也有不少人大幅度提升修为,们也参悟了一些上古时期的功法,何必急着离开呢。”

驺驺妈妈有些愕然,其他凶兽觉得有些突然。

一直以来的相处,还有那一战,已经有了一定的情况,他们离开,自然是不舍。

“我们在外面还有自己的事要做,有自己的亲人朋友要守护,我们在这里已经够长了。”

徐振东坚定的说道。

驺驺妈妈看向其他地仙,说道:“们也要走?”

“感谢这么长时间的照顾,我们确实该离开了。”道根生客气的说道。

所有人都是这个态度。

“好吧!这次们帮了我们大忙,们在森林中,随便看,有什么想要的,可以直接取走,们外面的世界可不比我们这里,们那边灵气匮乏。还有什么想要却没找到的,可以直接跟我说。”

驺驺妈妈很客气,很大方。

“这次们给的东西已经够多了,我们也采了不少秘果,算是大收获,还挖了几棵树走,其他的已经满足了。”

道根生等人急忙说道。

这次真的满载而归,道根生都已经是地仙巅峰之境了,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。

而且神龙组的成员中,诞生了一位新的地仙。

“哈哈哈哈,如此甚好,们这帮了我们大忙,如果有机会,我们还会再见面的。”驺驺妈妈开心的笑了,说道:“们打算何时走,送们离开,之前煞魔撞开的缺口已经封了。”

“我们想了解一些关于上古,关于昆仑墟界的情况,之后便离开。”徐振东说道。

“上古,昆仑墟界?”驺驺妈妈有些愕然,打量了他们一番,说道:“为何?”

“我媳妇和徒弟被里面的人抓走了,我需要进去。”徐振东很坚定的说道。

“什么?有人出来了?们找到通道了?”

凶兽们震惊。

“没有,不过从很多古籍中,我们得知之前的通道早已破损,不能正常打开,而们是从那个年代活下来的,所以我们想跟们打听,关于昆仑墟界和上古的事情。”

徐振东说道。

“哦,那天龟叔叔和煞魔的对话,们应该也听到了,域外修士大规模进军地球,我们战败,大能们为了保护地球,而逃往昆仑墟,将广阔无边的昆仑墟建成一界,吸收地球的天地灵气,所以们地球的灵气才会如此匮乏,并非灵气消失,而是被昆仑墟抽走。”

“也是因为这样,才换来们地球的安宁,而昆仑墟成为一界之后,称为昆仑墟界,域外修士的战斗方向转移向昆仑墟界, 而我们这个地界只是当时为了囚禁煞魔,燧皇炼制出来的一界,而我们也是为了囚禁煞魔而存在的,我们的灵气也是从们那边抽过来的。”

“我们这些地方都是有相互之间的通道,只不过是后来昆仑墟界与我们这边的通道破损了,昆仑墟界的人再也没来过,因为那边与域外修士战争的缘故,至于们那边的破损,我想或多或少应该有关联吧。”

听到这么一席清晰的关于上古的话,真是让人豁然开朗。

“难道就没有办法再进去了吗?”徐振东问道。

“既然有人能从那边出来,说明通道受损,但还有其他手段,燧皇跟我说过,当昆仑墟遇到生死存亡危机时,会关闭通道,日后想要进入,可以凭借三皇五帝之命器,强行破开,而轩辕剑是他放在昆仑墟以外,唯一可以破开结界的命器。”

“三皇五帝之命器!”徐振东嘀咕了一下,和七夜公子给他看的差不多,问道:“如何破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