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她sapp安卓版怎么下载

妮可将略仗放回了箱子,张楠也把权杖放了回去,合上盖子递给项伟荣:“姐夫,下一趟就运走。”

项伟荣从兜里掏出个防水的大塑料袋,将木头箱子套了起来:这样大大小小的塑料袋准备了不少,就为了防止有大量不能沾水的书画一类珍宝出现。

如今已经进入雨雪交加的季节,而这样的天气又是干活的最佳时间。

“外边的黄金和白银至少8吨多,加上包装重量应该不会小于1吨。刚才已经运走了8箱,估计顺利的话今晚就能部运走,连着这里的也能运走一些。”

项伟荣看了看附近的东西,对张楠道。

张楠想了一下,从兜里掏出一小串钥匙,还用纸条抄了个地址交给妮可:“我们在汉堡长期租用了一个仓库,里边有辆重型货车。那辆车你暂时别管,过会你和珍妮就搭直升机走,明早把所有钻石和那些最贵重的珠宝先送过去。”

说完又对珍妮道:“你还是留在度假山庄那,如果每趟运过去的珍宝里有特别贵重的,我会让搬运的人告诉你。你到时候挑出来,别装货车,放那几辆奔驰越野车里,一等妮可回来就再拉走。”

这时妮可道:“用越野车运?”

张楠点点头。

“我这心里总有点不踏实,要是都等着用货车,我担心万一出事连根毛都不会剩下。”

说着又对项伟荣道:“姐夫,你看让谁开车比较好?”

项伟荣脑子还在转,妮可就插话道:“我一个人就行。”

树下白裙青春漂亮美女遥想远方唯美图片

“不行,那里是码头区,你一个女人单独出现会有点奇怪,我看就让戴维斯开车,反正他在这也干不了多少重体力活。”

张楠想了想:“能行吗?”

说的是方言。

“疑人不用、用人不疑,他应该靠得住。”

张楠听姐夫的,既然他认为没问题那就k: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,收获出了任何人的想象,相信姐夫的眼光。

张楠同拎着箱子的项伟荣一道到了外边,看到原本堆着的箱子和口袋已经少了一截,戴维斯正在往辆小推车上放装有黄金的小木箱。

叫住他,把事一说。

“老板,妮可小姐和东西的安你放心,我一定将货物安送到。”

戴维斯的表情很严肃,知道这是老板对自己的信任,也是考验!

“下一趟你就和妮可、珍妮坐飞机走,你卸完货就去休息,明早出去汉堡。

不要赶,安第一!”

托马斯点点头。

这时关兴权和阿廖沙回来了,外套上甚至还在滴水。

“班长,裘波和陈浩已经运走了第二批,下一趟大概四十分钟后回来。外边雨大了,托马斯说明天中午前后天气会放晴,今晚要加快度,最好连夜赶。”

张楠一听,对妮可和戴维斯说:“你们准备一下,四十分钟后走。”

“飞行安没问题?”

项伟荣稍微有点担心。

“托马斯担心的是天亮后如果直升机起降太频繁会引起外人注意,下雨不是问题,只要百米内视线不被遮挡,他说这趟来回航线闭着眼睛都能飞。”

这倒是,距离短,地形不仅仅是飞了几次,之前都仔细上上下下探查过:闭眼驾驶是夸张,但只要能见度没差到什么都看不见,托马斯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几人返回矿洞里侧,将大概看过的二十几个口袋运了出来,这里头部是钻石和看着似乎是最贵重的那些珠宝。

“就这些,下一次就运走。”

大伙都来帮忙,将口袋塞进登山包,连两个女人也往自己要背的包里塞了两袋比较轻的珠宝袋子。

4多分钟后,张楠看着直升机起飞,这才返回。

在第二天黎明时分,托马斯驾机返回后暂时将不再起飞:飞机要手动加油,他也要休息。而且这白天柯尼希湖上有游艇,就算下雨天都会有游客在上边乘船晃悠看风景,飞来飞去不是个事。

一天的雨水已经将山林彻底浸湿,而在高山区——只要比这里再高那么百来米,下的就不是雨,而是冻雨!

用收音机听当地电台的天气预报,果然今天中午会放晴,不过要命的是明天又会有冷空气抵达,附近估计都会结冰。

对游客要命,不想被冰冷的湿气和冻雨折磨,估计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城里和那些度假村、度假山庄里安稳。

对张楠这伙人而言就是好消息了。

最后一趟托马斯的飞机里不仅仅有黄金和大量纸币,还有两大包脏衣服。这样的天气大家必须保持干爽,换上空运过来的新外套和内衣后,那些脏衣服会在山庄的锅炉房部烧掉。

懒得带回去,虽然都是几百美元一件的高档户外装备外套,这点钱还是不省的好。

那些原本在矿洞口外边的帐篷一类装备也都搬了进来,除了外头换班执勤的两人,其余人就四下各自找地方休息。

连洞口都挂了块伪装网,岩石背景,陈浩自个做的:来之前的准备不可谓不面,稍远压根就看不出来什么破绽。

张楠有点兴奋过头,小睡一会就醒了,看到边上没脱外套在那打盹的项伟荣,道:“姐夫,今天29号,挖第二个矿洞来不来得及?”

项伟荣眼睛都没睁,回了句:“里边你都探查完了?”

“还没,黑咕隆咚的,光顾着外头了。”

睁眼看了下自己的小舅子,项伟荣活动了下脖子后说:“德国人怎么藏宝贝的我不知道,但如果是军火库,按照常理一般会将最常用的那些物资放在出口附近,为的是能最快度方便运出来。

这不是价值问题,而是人的潜意识。这里看到的是在战乱时期最重要的军火、黄金和现钞,摆放方式估计也是参照了人的潜意识。

要是我没估计错,里头应该还有其它东西,当时的重要性比不上前边这些,反而会被运到最后边堆着。”

张楠一咕噜爬起来,“进去看看,反正也睡不着。”

项伟荣看了眼自己的欧米伽,近中午11点,也一同站了起来。

“一个小时,回来吃饭。”说着看了眼四周,“阿廖沙、兴权,你们两个一起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