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app下载安卓

简启世面色涨红,却拿傅君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他势力不如傅君临,各方革面,都被傅君临强压着,翻不了身。

傅君临和时乐颜走进客厅里。

时依还是满脸的泪痕,坐在沙发上,眼神空洞。

而多日不见的阿莲……正跪在地上,浑身颤抖着,嚎啕大哭。

听见门口的声响,时老爷和时夫人转头看来。

“乐颜……”一看是她,时夫人的脸上,就有了温柔的笑意,“来了,快坐。”

时老爷也说道:“我刚刚还在说,怎么还不过来。这一说,马上就来了。”

“路上有点堵车,耽误了一下。”时乐颜回答,“没耽误什么吧。”

“没有。过来坐吧。”时夫人说,“哎,启世呢?他刚刚才出去,看见他没有?”

傅君临一边往沙发走,一边淡淡的说道:“他一个外人,不该参与,走了才是最好的。”

时老爷一怔,又看见悄悄回来的管家,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至夏温柔优雅音乐

对时家来说,有傅家这样的亲家,那肯定是比简家要好多了。

而事情发展成现在的这个样子,也是超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时乐颜看了时依一眼。

她那么的爱简启世,不知道此刻是什么心情。

阿莲跪在地上,慢慢的抬起头来。

时乐颜看见她这个样子,心里下意识的就揪紧了。

她也不自觉的,紧紧的攥着傅君临的手。

傅君临察觉到了,也没说什么,眉眼淡然,低头,慢慢的,轻抚着她的手。

“乐颜……”阿莲已经嘶哑的声音响起,说道,“乐颜,可怜可怜我,可怜可怜时依,饶过我们吧!”

时乐颜问道:“我有说要把们怎么样吗?怎么好端端的……我好像倒是成了一个恶人。”

“最终还是把事情捅破了,我不怪了……”阿莲说,“让时依留下吧,留在时家,行不行?”

“有什么资格怪我?”

阿莲披头散发的,整个人十分的狼狈。

她拖着膝盖,快速的挪动着,跪在时乐颜面前,开始不停的磕头。

“我对不起,我知道我错了,我当年就是一时糊涂,起了歹意,所以把和时依调换。”

“都是我的罪过!都是我的错!责任都在我,要惩罚,要生气,就朝我来!”

“千万不要怪时依。她当年刚生下来,那么小,她什么都不知道,她是无辜的。”

“乐颜,看在我们母女多年的情分上,就帮我一个人忙,让时依留在时家,行不行?”

时乐颜正想要说什么,傅君临却按住了她。

只听见他淡淡又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:“让时依留在时家?凭什么?嗯?”

阿莲一怔:“因为……因为,时老爷和夫人,养育了时依这么多年,虽然不是亲生的,但是胜似亲生啊!”

“所以,当年调换了真正时家小姐的事情,就能这么过去了吗?”

“我……”

傅君临的声音又咄咄逼人般的响起:“因为的调换,时家就要把时依当做亲生女儿吗?”

“傅总……”

“因为的女儿,要享受最好的一切吗?”

傅君临的每一个字,都让人无法反驳,带着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。

阿莲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质问。

她只能不停的磕头:“一切都是我的罪过。们有不满,就冲着我来,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她先是对着时老爷和时夫人,疯狂的磕头。

然后,她又转过头,对着傅君临和时乐颜,猛地磕头。

“咚咚咚”的声音,额头和地板碰撞,发出闷闷的声音。

很快,阿莲的额头,就开始流血了。

她也不擦,就这么任由血肆意的流着,从她额头上滑落,经过眉毛,眼睛,脸颊……

看起来,有点可怖。

时乐颜只看了一眼,整个人都不自觉的一颤。

下一秒,她的眼前一黑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傅君临的大手,遮在了她的眼前:“不要看。”

“君临……”

她无助的,只能喊他的名字。

“看了,晚上会做噩梦。”他低沉的声音响起,“害怕就靠近我一点。”

“好了!”时老爷的声音响起,“阿莲,我们时家待也不薄,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!实在是罪无可恕!”

“是,老爷,说的对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。可是,时依她是无辜的啊,她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时夫人看了一眼时依,叹了口气。

她说道:“当年,我看可怜,安排去医院生产。结果,却这样的恩将仇报。现在,就算是把头都给磕破了,那又怎么样呢?”

然后,时夫人吩咐佣人,把阿莲脸上的血给擦干净。

傅君临这才把手放下。

时依一直都坐在那里,不停的默默的流眼泪,一句话也不说,像是一个木偶似的。

时依是无辜的,是没有错。

但,傅君临很清楚,不能留下她。

否则……后患无穷。

他看着时老爷:“我看,这件事,今晚,就一起处理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时老爷应道,“现在就一并做个了断吧。省得一直拖着拖着,闹心。”

傅君临很随意的说道:“依我看,就让阿莲带着时依,一起回小城。”

时依一惊。

傅君临又补充了一句:“从今以后,再也不能踏入京城半步!”

时依的瞳孔都不自觉的放大:“不……不,我可以走,但是,爸妈,我要来京城。以后,我还是想要来探望们的啊!”

不管怎么样,她要留下!

而傅君临一开口,直接就剥夺了她留在京城的想法!

以后连来都不能来,那她要怎么活!

时夫人心软。

她看着时依,伸出手去,摸了摸她:“我知道,依依,这件事,不能怪。”

“是啊,妈,跟我无关,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啊。我在和爸爸跟前,生活了二十年,即使们不是我的亲生父母,但是在我的心里,们比亲生父母还要亲!”

时依抓住任何的机会,讨好着时夫人。

时夫人听着她这么说,眼里闪过心软,然后,看了一眼时乐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