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免费的蝴蝶影院

这次年会,秦轩不曾见任何人,他只是待了数日。

他听到了门外豪车如雨,听到了华夏诸多世家拜贺,更胜往昔。

但这一切,却仿佛与他无关,秦轩甚至连看都不曾看上一眼。

数日后,秦轩一袭白衣,悄然离去,也不曾与谁告别。

倒是在别墅门口,看到了那一众玩乐归来的秦淑等人。

秦淑等人部呆滞的望向秦轩,此刻,眼中皆是敬畏惊惧。

秦轩却连看都不曾看向她们一眼,悄然离去。

等到秦轩的背影消失,秦淑等人才如释重负,便是如今的秦家老爷子,恐怕也没有给她们如此大的压力。

“那位青帝走了?”秦卫华带着一丝苦笑,一丝自嘲。

“嗯!走了!”

所有人在这一刻,喜悦尽失,再无半点笑容。

……

清纯仙女的户外写真

龙池山上,秦轩盘坐在灵池边缘。

他双手凝诀,大阵彻底封锁一切,随后,秦轩便开始运转万古长青诀,若鲸吞一般,吞天地灵气,灵池内,灵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。

当一池灵液消失,秦轩睁眼,他取神木玄鼎,取那应龙逆骨炼化,直至灵液再次蓄满,秦轩便收起神木玄鼎,继续修炼万古长青诀。

春去秋来,昼夜轮转。

时间仿佛如流水一般,无声无息,便已经逝去。

第一年,秦轩将那应龙逆骨炼化三层,融入万古剑,万古剑似乎愈加璀璨了,那漆黑剑身上,星芒不复,紫芒不显,更透漏出一种青灰色。

他吞了十池灵液,丹田内灵海近乎粘稠了足足一倍。

秦轩睁眼,略有不满,随后继续开始烧灼逆骨,淬炼万古剑。

又是一年春花秋落,秦轩的缓缓睁眼,整座大阵内的灵气近乎被抽取的枯竭,连灵雾都不见了。

他体内的灵液更是粘稠到了极致,甚至,已经从十丈缩小成九丈。

一粒青色的幼苗,出现在秦轩的丹田内,扎根灵海。

“勉强算是窥到门径了么?”

秦轩睁眼,叹息一声,两年,才窥伺到金丹门径,尚且不能入,等到这幼苗成木,方算是真正入金丹。

不过令秦轩满足的是,那应龙逆骨,他炼化了七分,万古剑已经有隐隐蜕变七品之势。

甚至就连那青鸾翎羽,寸骨,他也炼化了不少,收获颇丰。

如果他预料的不错的话,再有一年,日夜淬炼,万古剑铸就七品指日可待。

他静静的望着已经有干裂之势的灵池,微微摇头。

“算了,既然不能入金丹,又何须强求!”

他之前抱有一丝希望,借助龙池灵脉大阵之力,能够入金丹。

如今看来,就算是抽尽整条灵脉,恐怕也未能让他丹田内的幼苗成长成木。

索性,秦轩不再求突破,反而将精神部注入到淬炼万古剑之中。

若万古剑成七品,他自然也算是提升一部分实力。

之后一年,秦轩终日凝青火,灼大鼎,淬炼珍宝,融入万古剑,这其中,甚至包括那九条大锁,大锁淬炼成拳头大小的陨铁之精,炼入到万古剑之中。

……

龙池山外,岁月变迁,唯有莫清莲,依旧在龙池山内。

事实上,龙池山已经不适合修炼了,灵气皆被秦轩所吞噬,便是那龙魂、双熊都感觉到极为不适。

莫清莲更无法修炼,但她却从不曾离开,守候在此处,修炼古冰诀内的灵决,或者是研习剑道,甚至她还借助莫家取了一些珍宝,炼制出一把宝剑,通体如寒玉,可惜,连九品都未入。

但这依旧不妨碍莫清莲乐在其中,每日练剑,悟剑,休修习古冰诀。

直至,龙池山脚下,有一道身影而来。

在这道身影入大阵内之时,莫清莲便已经注意到了。

若是普通人,她自然不会如此注意。

“开!”

莫清莲手捏灵决,只见那雾气茫茫的大阵中,一条幽幽小径自山下而来。

一道身影,缓缓而行,佛衣朴素,长发垂地。

萧舞!

莫清莲望着那道身影,收起手中剑。

她望着萧舞,眉头微皱,“你不是闭关了么?”

三年前,萧舞闭关,为此亲自上龙池,莫清莲极为清楚。

“难道,我要一直闭关么?”萧舞露出笑容,温婉的望着莫清莲,“你似乎不欢迎我!”

莫清莲摇头,“不是不欢迎,只是有些惊讶!”

她眼中闪过一抹不符合她年纪的沧桑,“已经快三年了啊?”

莫清莲转头望向山顶,入眼却什么都看不到。

山上人,已经闭关了快三年,也应该快出来了吧?

“他不在?”萧舞平静问道。

“在,闭关,三年内便是我也不曾见过他!”莫清莲摇头。

“闭关么?”萧舞微微垂眸,随后便再次抬首,“如此也好!”

“怎么?你寻秦轩有事?”

“无事!”

这回答让莫清莲的眉头皱起,却见萧舞根本不以为意,已经缓缓转身。

“我本想看他一眼,既然他已经闭关,那便不见了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想他了?”莫清莲倒竖眉毛,有些不满,“想看她,等他出关好了,我会告诉秦轩的,让他去普罗寺找你。”

“我又不是小气的人……”

萧舞脚步一顿,使得莫清莲一怔。

“好好照顾好他,将秦轩交付给你,是个不错的选择!”

萧舞的声音传来,平静,只是莫清莲眉头皱的更紧了,她注视着萧舞的背影,似乎感觉那佛衣之下的娇躯在微微颤抖。

“萧舞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莫清莲心中有一丝不安,这仿佛是遗言一样的话语让她很不舒服,不过说起来,萧舞礼佛出家,说出这样的话语也并不奇怪。

她是真的打算放下一切远离红尘?

莫清莲眉头皱的更紧了,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。

“莫清莲,答应我一件事,别告诉秦轩我来的消息,也别告诉他我任何消息!”萧舞背着身,声音徐徐响起。

莫清莲感觉更加莫名其妙了,“萧舞……”

“答应我!”萧舞打断道。

莫清莲锁眉,足足沉默数分钟,“好!”

萧舞脚下踏出,向山下走出,消失在龙池山上。

“她打算干什么?”莫清莲满面迷茫,最后叹息一声,索性不去想。

龙池山外,一名僧人默然等待着。

直至,他看到了萧舞,这个数年在普罗山,若磐石般终日打坐,日夜无休的寺主,如今却是泪湿满面。

“寺主,佛说,苦海无边回头是岸。”

“何必如此?”

萧舞带着满面泪痕,她淡淡的望着那愈加繁华的金陵市。

“所以,那是佛!”

“而我,是萧舞!”

这一日,有两名僧人,一老一幼,一男一女,登门血修士一大族之中。

这一日,那号称血修士大族之一的伯约家族,佛光漫天。

这一日,有一尊华夏之佛,身化修罗,覆灭血修士一族,血流成河。

海外,一片城堡废墟的上空,萧舞拭去嘴角鲜血。

“下一处,众神!”

——

五更奉上,月票走起。

萧舞出山,身化修罗,为父母报仇了。

你们觉得,萧舞是生是死?坑已经挖好,等跳阴险脸